【新年贺文】【义城三人组】忆新年


1. 

【时间过的好快啊。】阿箐坐在竹椅上宛如如花甲老人历经多少沧桑岁月般的叹道,不过这是基于忽视了她百般无赖地用竹杖在地上不断划着8字的假设上。【这都新年了,道长...】

 【嗯?】晓星尘像是感受到了阿箐几乎凝结成实质的怨念,停下擦拭着剑的手,闻声抬起了头。

 薛洋出去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

 【我以前看见别人家在过年时,一家人都团聚在一起,逛庙会、集市,放花灯、孔明灯什么的....哎....好羡慕啊...】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晓星尘温和俊美的脸庞,一条白色丝带着住了双眼。阿箐停下了摩擦地面而产生噪音的竹杖,【不过现在有道长...唔,还有那个坏蛋。想想也是比以前幸福的多罢。】顿了顿,语气忽然就落寞了【人也不能太贪心...】

 晓星尘微歪着头思索片刻后,温和地笑了笑,道【嗯...今晚应无他事,如果你想去的话,我们可以一起去。】 

阿箐双眉一挑无机质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兴奋,正待说什么。 

【在聊什么呢?小瞎子你想去哪?】一道懒洋洋的声音随着木门吱呀一声的开启而来。

 【我想今晚去逛庙会。】阿箐颇为期待地挥了挥手中的竹杖。 

【为什嘛?大晚上的干嘛要陪你这小瞎子瞎逛,才不去。】薛洋翻了个白眼,转过身。【今天忙活了一天....累啊...】

 就你还累噢,明明今天是你买菜却是道长替你去!暗自排腹了句, 阿箐扯了个并不是怎么好看的笑容,双眼无焦距的看向薛洋的背影,道【不去算了,庙会上可有卖糖吃.....唔...道长也去,你就在家呆着吧,不会给你带东西的。】 

【这样啊,那我就....】薛洋转过身,话还没说完。

 【我不听,你说了你不去】这是阿箐。

 【……】嘿这小姑娘脾气还不小。


 2. 

【女人真是麻烦.....】薛洋老大不高兴的看着阿箐青色的身影在玲琅满目的商品中穿梭,抱臂站在一旁,【喂,你怎.....】 

薛洋一回头就看见晓星尘一人站在那边,身边围了一群莺莺燕燕,倒是有些无措。压下心中的一丝莫名的不爽,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一会儿。薛洋恶劣地想,这人害羞起来倒是有趣,双眉轻蹙,薄唇微抿,整个脸都是木头样的绷着,看上去是不为所动,实则却连耳尖都红了。如果......

 当一位大胆,热情的姑娘伸出手将要触摸到晓星尘棱角分明的脸旁时,薛洋看戏的脸色瞬的一僵,跨着大步子径直走向一片红纱绿萝中。竟也不顾姑娘们的惊呼诧异,握住晓星尘露在白色云袖外的白皙手腕,臭着张脸一言不发的将那人大力拉回到自己原来伫立的地方。

 晓星尘一解之前的拘谨,揉了揉被攥过手腕。回头道【谢谢啊,刚......】

 【道长真是桃花泛滥啊。】薛洋瘪瘪嘴角,恶狠狠道。 心想自己刚刚是怎么了。 


3. 

【哎,道长!】阿箐抱着一大堆东西,站在人群中大声呼喊。连手中的竹杖都随意的挥着。

 薛洋扯着晓星尘的袖子,将他带到阿箐边上。 【小瞎子你怎么买了那么多东西?】薛洋皱了皱眉,看着阿箐怀中的花花绿绿。

 【啊啊,店主姐姐见我看不见,就善解人意地给我推荐了一些东西,我,那个摸过了,大概不错诶?哈,只要是我出马,这价格绝对便宜的。】阿箐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通后,歪了歪脑袋想了想后,有道【人们都说新年要穿新衣服,正好我买了几件衣服,你们试试看呗?】

 说着就从怀中摸出了一件粉色的长袍和一件大红的纱衣。 看着没人说话,阿箐呐呐道【道长?赏个脸呗?好歹也是本姑娘亲自......摸过的。】 

晓星尘淡淡一笑,道【好啊, 新年应该是穿新衣。】

 薛•“唯一”没瞎•洋的小俊脸儿上闪过一排黑线。

 【对了,店主姐姐还给我推荐了这个帽子....呐专门给你买的】阿箐补(zuò)充(sǐ)道,并拿出了一顶绿色的帽子(大概是鸟毛做的?)递向薛洋【她说这个很配我买的衣服。】

 接过阿箐手中的红粉两件衣服和....一顶绿帽,薛洋的脸扭曲了一下。狐疑的看向阿箐的眼睛。 

阿箐无神的双眼闪过一丝恰到好处的迷茫,道【怎么?不好看吗?】

 4. 

到底是穿粉色的衣服配绿帽还是穿红色的衣服配绿帽?在线等挺急的。


 3. 

人来人往、川流不息的西桥头,大路中央老槐树旁站着两个高大英俊的男子,其中一个面相儒雅,眼睛却被白纱蒙住。另一位长得叫个风流邪肆,但看上去有点儿不是那么高兴。 两人身边还有一位穿着绿衣,古灵精怪的少女,双眼无色无神,手中执着竹杖,看上去也是个盲人。作孽哟小小年纪就看不见了.......路过的带孩大婶碎碎念道。

 英俊虽是英俊,不过着两位一个穿着粉色长袍,一个身着红装 却带着绿帽.......好好的小伙儿脑子大概是被驴踢了。街边的躺椅上的老大爷如此想道。


 5. 

薛洋黑着脸听到两个孩子拿着风车从旁边跑过,并扔一句【这三个哥哥姐姐好可怜哦...】

 妈的小屁孩 

低头看了看自己如今的打扮,抬头映入眼帘的又一抹粉色。心想,自己是不是脑子昏了才答应阿箐那小瞎子的话。

 晓星尘扯了扯腰带,可能是太紧了。但腰带上的彩色珠子撞在一起发出丁零丁零的声音。

 可三人都沉默不语。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 


6. 

还是晓•老好人•星尘打破了沉默【我刚才向姑娘们打听了一下,东桥头附近有卖糖豆的,我想我们可以一起逛着过去。】

 阿箐其实挺兴奋的,按耐着激动的小心脏,控制着自己的双眼别像正常人一样的四处转悠打量。偷偷用余光看着桥上两遍的小摊,人群熙熙攘攘的,不是那种人挤人的样子,却十分热闹。 迎面走来一家人,簇着小孩子一起走在街上,大人小孩都穿着喜庆的棉袄,手中举着红灿灿的糖葫芦。 

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,阿箐又想道。

 旁边的薛洋和晓星尘聊着天(是大混蛋没话找话啊喂!——阿箐愤怒脸),突然身边走过一个老人,边拿着有着一大束糖葫芦的架子,边叫道【糖葫芦嘞,酸又甜嘞!】 晓星尘突然伸出手拦下了老人,买下了三串糖葫芦递给了身旁两人。

 画风奇丽的三人走在桥上,踩着坚硬的青石板,手中还拿着一串没吃完的糖葫芦形成了庙会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bu 


7. 

买完糖,三人又再逛了逛。 回去已经很晚了,在回家的路上,阿箐听见身后空中炸裂的声音,突然叫到【哎!回头看看,是不是烟花诶?是不是?】

 【切,大惊小怪....】薛洋吐槽到,【就算是烟花,你也看不到嘛...】 

【什么嘛,有这样欺负盲人的吗?道长你看他!】

 【呵呵....】 


8. 

仿佛一切都消失了似的,只能听见鬼魂幽幽的低吟。

 昔日热闹非凡的桥头,如今已是杂草丛生,毫无人气。

 阿箐低头苦笑道【时间真快啊......】 

轻飘飘地转过身向着石板路的深处走去,一步一敲竹杖。 

咚,咚,咚的响声在荒无人烟的城中回荡。 

【这又到新年了呢,道长...】